妖入长安

信徒⑴

[食用说明]
·
第一次写同人送给一目连。
自家女儿来串门,含双龙组,不介意的往下翻。
·
——
·

1

高伊势桑名地区的香取一带,曾经有一座叫做多度明神的宫殿。在其别殿中祭祀着叫一目连的神灵,传说此神从前曾救人之命颇有功德。

有一年大雨延绵,河川泛滥。

村庄被洪水淹没。

村民爬到树上大声求救,但是风大水猛盖过了他们的声音,最后谁也没来。

两三天后,大家都觉得只有坐着等死了,这时不知谁说如果一目连出现就会救大家,于是众人纷纷合掌大声向它求救。那喊声回荡在水面仿佛被汹涌的水势吞噬的一干二净,没有任何回应。

然而当天晚上大水忽然退了,村民们终于得救了,只是谁也没亲眼看见一目连的影子。

无知的村民,开始信奉河神。

于是,

风的神灵被渐渐遗忘。

曾经华丽的神社渐渐爬满青苔,一点,一点,缓慢而又令人绝望地腐朽着。

一目连自始至终沉默着。

安静的站在空荡的神社前。

“如果不是选择成为守护神,你随时都可以离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突兀的女音响起。

那略带沙哑的声音传到一目连的耳中,缄默的风神只是轻声道:“但这是我的选择,所以我不会后悔。”

“愚昧的村民不值得你守护,也不值得为了他们舍弃一只眼睛。”

仅存的那一只属于风神的碧色眸子缓缓的将目光落在眼前的少女身上。

风轻轻地拂过。

吹起二三缕墨色的发丝。

眼前的少女约摸十三四岁,穿着东土的服饰,倾墨般的长发随意披散,一只银制的虬龙镯子紧紧的贴着她的手腕蜿蜒而上,一缕熟悉而又陌生的妖气缭绕其上。

但一目连想不起来是在哪里感觉到过这股妖气。

身为神明,他几乎从不和妖接触。

除却爱宕山的那只大天狗,大江山的酒吞童子与茨木童子,诸类一见面便忘不掉的大妖,其余的,还真没什么印象。

“有一个人,或是说神……不,也许他曾经算是人或是神明,大和的鬼神如何区分我现在还没有弄清楚,反正现在,那家伙已经是完完全全的妖了。”那少女面色苍白,白皙的皮肤带着难以遮掩的病态,黝黑的眸子看了看一目连,垂眸思索片刻,“总而言之,你的故友让我来找你。”

“你指的是……谁?”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那少女沉静的看着一目连,直视着他那只碧色的眸子,“而且我也不想问,他身上的妖气太过冰冷,所以我不想靠近他。等他能够更自如的控制妖力的时候,就会来见你,我现在要做的,是另一件事。”

“……”

“不想知道吗?”她淡淡问道。

一目连沉默着,突然问道:

“故友?”

“是的。”

“……”

少女安静的等待着风神的回答。

“他……”

风神犹豫着,

“想让我堕妖。”

却还是说出了那他最不想面对的事实。

“是吗?”

但在说出来的那一刻。

温柔而缄默的风神,却尤为得坦然。

眼前的少女点头。

风神笑了。

2

堕妖的日子很难熬。

一目连却很淡然。

“你叫什么名字?”

“许长安。”

“我听闻,长安是大唐国都,你为何以国都为名?”

“我的名字是父母赋予,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堕妖的第一天,一目连问了本该见第一面的时候就该问的问题。

许长安也同样问了一目连一个问题:“为什么听说是故友托我来的,便同意堕妖。”

“既是故友,那么自然不会害我。”

“而且……”

“如果还是执着于一副神明之躯,我大概也就,再也无法看着这片土地了吧……”

是因为信任与子民吗?

许长安沉默着别过头,安静的守在神社外。

免得,有哪个不长眼的小妖,妄图吞噬处于最脆弱时期的神明。

黝黑的眸子望着深幽的密林。

轻叹一口气。

还以为他猜到了那故友是谁……

不过现在看来,大概是半分印象也没有了。

许长安感觉到周身的气温骤然下降。

淡金色的光在黑曜石般的眸子中一闪而过。

很快的,

温度慢慢攀升到原来的高度,不足以让风神察觉半分 。

许长安注视着密林深处。

半晌,

轻轻地合上了眸子。

比她预想的要快。

果然是因为前身是神明,所以不管对什么力量都驾驭的极快吗?不知道风神大人的悟性如何。

那位已经快到了吧。

山下的愚民……

受了一目连一眸恩赐,却不懂回报的愚民。

也该受到一点惩罚了。

所以,袖手旁观也无妨。

3

她曾经去过一片海。

那片海曾经平静而又温和。

温柔的海风吹拂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渔民。

安静而又祥和。

于是神明降以恩赐。

将神使派遣至人间。

那纯粹而又温柔的少年,在神社中起舞为淳朴的人们祈福预言的模样……

真的是,

很,

美好啊。

后来是因为什么变了呢?

大概是因为,人类的「贪婪」吧。

4

神使能看到常理。

于是做下预言。

但若妖怪作祟,常理被打破,那么预言又如何能准确?

若有一天海面本是风平浪静,可海妖掀起巨浪,神使又有什么办法?

于是预言“出错”的次数越来越多。

怀疑越来越深。

质疑在村民中蔓延。

曾经带给这个地方富足与安平的少年,被村民献祭至海。

于是滔天的巨浪将这片土地摧毁。

也带走了神对人的怜悯。

5

「神明依旧注视    只是不再垂怜」

6

一目连是个相反的例子。

同样被世人所背叛。

却从未怨恨。

对于一目连而言……

人类是子民,所以所有的错都可以被包容。

那是他身为神明对人的宽容。

即使堕妖,也想要守护。

还真的是,很温柔呐。

7

凡人的肉眼无法看到神。

所以也就注定无法接触神明,了解神明。

只能敬仰,崇拜,祈求,甚至于怨恨与憎恶。

所以,

深知这一点的一目连,从未怨恨过那一场洪水中,村民那透过他无助的望向天际的目光。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