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入长安

【只有你知】Chaptet.1麒麟镇

Chapter.1麒麟镇

前面是死胡同。

右边没有路,左边是翻不过的高墙。

身后进来的路也不见了。

出不去了。

陶垣几近绝望地抱头蹲在青石地上。

他活了二十四年,考了研究生,没什么大作为,坚信唯物主义,从没想过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不能用科学解释的东西,更不信有什么鬼鬼神神,但是现在,他似乎真的有些信了。因为他现在分明就是遇上了民间传言中的“鬼打墙”!

怎么也走不出去,似乎一直在原地打转,想要原路返回却找不到来时的路。

难道,真的要像传言中的那样,被困死在这种地方吗?

老一辈人说,晚上遇到鬼打墙,只要站在原地等待天亮就安全了。

但问题是,

没有人说过白天遇上鬼打墙该怎么办啊!

也许是有人知道的,但他向来不耐烦这些,从来没让长辈说玩过,现在,谁也救不了他。

怎么办?

他还没有找到那个地方……

他还没有去赴约……

他还不想死……

谁来救救他……

救……

“请问,是陶垣,陶先生吗?”

突然,一道略带沙哑的女音在头顶响起。陶垣猛得抬头,欣喜若狂的同时又难以置信地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那少女约摸十三四岁上下,深秋之际便穿着棉绒的针织衫,清浅的薄荷色极为醒目,下身穿着一条比正红稍浅,较粉红更深色的短裙,虽是大众眼中极为俗气的“红配绿”,穿在她身上却格外有一种清新明媚的感觉。前提是,如果她本人身上的气质是这样的话。

在陶垣眼前的这一位,一看便是极为文静的那一类,深邃的黝黑眸子直视着陶垣。及腰的墨发随意的用一根白色的发带扎在脑后,松散的绳结伴着长发安静地躺在她背上。

那少女有些迟疑,扯了扯脖子上围绕的深棕色长长的围巾,指了指身后宽敞的大道,意思再明显不过。

走进来的。

“我叫许长安。”

整理好情绪,站起身,准备赶快离开这个诡异地方的陶垣听到这句话,顿了顿身形:“许长安?”

“嗯。言老师说她的学徒方向感不好,让我过来找人。”

“……”他方向感其实很好,真的,不骗人。

秉着不能把小孩子三观带歪的信念,陶垣硬生生地把嘴边那句:“我遇到了鬼打墙。”咽了下去。

欲哭无泪的走出胡同。

许长安沉默着,纤细白皙手指无意识地紧抓着款大的袖子,沉静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胡同的某个角落,仿佛那里有实物一般。

豆眉微蹙,浅樱色的唇轻启,却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别闹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