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入长安

【妖入长安】Chapter.6

  〔今天大概有番外,弥补少了的五百字……标题什么的被我吃了……话说我在写什么……〕
  
  Chapter.6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大概是次日中午,般若不在,应该是去上学了。冰箱里没什么能吃的,我干脆就披了件外套出门买些东西回来。
  
  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今天应该是星期一。
  
  正午时分阳光刺眼,我站在街上眯了眯眼睛,不太舒服,一时间不知道该走去哪里。恍然间一人持伞站在我身边,遮挡着阳光,含带笑意看着我,问:“有兴趣一起火喝咖啡吗?”
  
  我沉默片刻,点头。
  
  中午没有多少人在咖啡吧,这里一般只有晚上人才会很多。他点了两杯咖啡笑着,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那笑意不太真实,准确的说是……虚伪。
  
  我垂眸喝了一口咖啡,淡淡道:“第一件事,搭讪的方式很俗。”他嘴角的笑意僵了一下。
  
  “第二件事,我有男朋友了。”我继续道,目光落在他拿着咖啡杯的右手二指间。
  
  “第三件事,别打我身边那个小妖怪的主意。”我放下手中的咖啡,端坐。他一手撑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我,笑道:“虽然前两个回答拒绝的那么干脆,但是就算是订婚了也有分手的可能,所以我还是有机会的。只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盯上了你家小狐狸呢?”
  
  般若本体是狐狸的事只有我知道,其他人最多只是以为我有个收养的弟弟,养了只随处乱跑的狐狸而已。
  
  再者,我说的“小妖怪”,正常人第一次听见的反应应该是听错或是以为是绰号之类的,最多觉得我认错人再不济就是胡言乱语。他承认的这么坦然的承认我反而有些出乎意料。
  
  “右手两指间有薄茧,伞柄上刻了咒文。”我不知道有多少职业实惠造成两指间有薄茧的,但是在伞柄上刻往生咒……这好像不是正常人会做的事情。
  
  般若曾经提过一次,在这个时代真正有本事基本都在隐居避世,正统的咒术几乎失传。但很巧的是父亲的遗物中有一份完整的手抄往生咒,般若曾经无意触碰到上面的文字,手指被灼伤,请了老爷子来看闹腾了一两个星期才算了事。
  
  刚刚那伞上的咒文……虽然只看清了一两句,但应该是往生咒没错,只不过,为什么要在伞柄上刻往生咒?
  
  “看了花小姐给的资料有误,你很清楚一些事情。”他微笑着,刚才没仔细看,现在才发现他穿着朴素的风衣,身形削瘦,身为一个男性却留着长发,用一根发带系在脑后。
  
  但是,不得不承认长得不错,眼睛……很漂亮。
  
  “花逸玲?”他口中的花小姐应该就是她,“她找你做什么?”
  
  “私事。客户的信息可是机密。”他依旧保持着微笑。
  
  “那你的名字呢?”我问。
  
  “虽然不方便透露,但是,谭小姐可以称呼我:溯。在中文里,这是逆流而上的意思。”
  
  在中文里?
  
  “你不是中国人?”
  
  “我来自日本。”溯一手慢悠悠的晃着咖啡,望着窗外,对我笑道,“怎么?谭小姐也对日本人民抱有敌意吗?”
  
  他强调了“人民”二字。
  
  “抗日那段日子我没经历过,也不知道你的国家政府做了什么,日本政府不承认,日本人民不知真假,不知道是政府改写史书还是事实如此,中国人自持一言又能如何?我只知道一件事情,国与国的斗争,从来都不是人民的错罢了。”
  
  “谭小姐还真实深明大义。”我沉默着,就当是听不出他这言语间的嘲讽之意。
  
  “那谭小姐,可知道何为阴阳道?”
  
  我抬头看着他,微微皱了皱眉。
  
  “如果我没记错,日本的阴阳道源自于中国道家。”他想聊,那我就陪他聊好了,听不听是他的事,但是说话带不带刺,那要看我心情,反正这话题是他挑起来的,“所有理论基础,咒术依据,都源自道家,后来自成一派,称之阴阳道。”言下之意就是,你一个叛离师门自成一派的,在中国道教本土的地盘上傲什么傲?
  
  只不过……
  
  “大道三千各殊途,择其一而终之。”我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老祖宗都说了,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的“道”,阴阳道自然也是一道。道教信奉“无为”,大概也不会对这自成一派的阴阳道心存缔结。
  
  “若有人逆了阴阳常理,你觉得应该如何?”
  
  “逆阴阳常理之道,即是逆道而行,当属叛道。”
  
  离经叛道。
  
  “如何惩处?”
  
  “自有天处。”
  
  他愣了一下,笑了笑:“谭小姐的见解,还真是独到。若是天下人都与你有着同样的想法……”
  
  “那么这个世界会变得枯燥而乏味,没有一点生的感觉。”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