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入长安

【妖入长安】Chapter.5虎头蛇尾

  ◆·Chapter.5虎头蛇尾
  
  次日清晨我去取东西的时候,那家店铺的门是关着的,只不过门前多了个盒子。我打开盒子看了一眼,放下另一个盒子,拿着东西走了。老爷子说,报酬这样给就可以了。
  
  但是我把东西带给老爷子的时候,老爷子神色古怪的看了我一眼,问道:“你是不是跟店家聊了几句。”
  
  “嗯。”
  
  “她说什么?”
  
  我歪了歪头,疑惑的看着他。
  
  “总结性的说一下。”
  
  “欺山莫欺水,欺人莫欺鬼。”
  
  “……”老爷子愣了,随即对我摆摆手,“你先出去,做法事你不能呆在这里,另一个小姑娘留下。”
  
  我沉默,看了一眼被老爷子点名要求留下的花逸玲,只当做没看见她眼底的得意,推门出去,顺带关上了门。般若今天放假,闹着要过来看看,我就顺带带他过来了,不过他好像不太乐意见到顾铭,不打算进病房。
  
  般若身着一身宽松的丝织白衣,七八岁的模样……怎么说?很可爱?大概吧。
  
  他嘴里含着糖,看见我出来,对我笑了笑。
  
  “你哪来的糖?”我问,我不记得来之前我给他糖了。
  
  “护士给的,嘻嘻。”他笑道,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
  
  “那女人很得意。”沉默了一会儿,他说。
  
  “嗯,我知道。”
  
  “我帮你吃了她怎么样?”
  
  “不用。”我摇头。
  
  “嘁。”他不满的撇了撇嘴,漫不经心道,“头发散了。”我这才注意到发绳松散,扯下发绳准备打理一下,身后的门突然打开,伸出一只手抓住我的手臂,硬生生把我拽了进去。
  
  “小丫头,快!拿着镜子!”老爷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关上门,看了我一眼,把鱼纹镜塞到我怀里,往我身上拍了一张符就迅速来到顾铭身侧。
  
  顾铭似乎是晕过去了,唇色依然苍白,但隐隐有了血色。反观花逸玲,低着头,踮着脚尖,透着一种阴森的感觉。
  
  「嘻嘻……」
  
  等等,踮着脚尖?
  
  我好像在哪里看到过,这好像是,被附身了?
  
  「嘻嘻……嘻……」
  
  诡异的笑声,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还有一具身体……嘻……」
  
  盯上我了?还是盯上老爷子了?
  
  我沉默着直视着她,老爷子一动也不动,紧皱着眉头盯着花逸玲。
  
  “我以为只是个小家伙,没想到这么难缠,早知道就不让你出去了,你身上那些个古董都能镇住这东西。”
  
  我身上能有什么古董?我看向老爷子,后者匆匆看了我一眼,道:“丫头,镜子那一面朝她,走过去。”
  
  「嘻……走过来会死哦……嘻……」
  
  我的脚步顿了顿,垂下眸子,想了想,还是向她走去。
  
  「别人不会死……你会哦……嘻嘻……三魂不聚七魄不全……是怎么活下来的呢……嘻嘻嘻……」
  
  笑的真渗人。
  
  我皱眉道:“很烦。”
  
  「什么?」
  
  “我说,你很烦。”我冷声道,“明明害怕我走过去,唬人很好玩吗?”
  
  「呀,聪明的小家伙……」
  
  感谢《子不语》,我只记得书中写到低等的鬼不会杀人,最多只能把人吓死,要么迷人眼,俗称鬼遮眼,要么恐吓,没什么本事的鬼不敢杀人,因为鬼差盯得紧。如果不是七月半鬼门大开,其他时间脏东西作怪都会被鬼差拘捕,如果鬼差没注意到,阴阳先生也会出手,怕麻烦的脏东西最多吓人,但不杀人。
  
  「可是你还是停下了呀……嘻……逞口舌之利……害怕的,明明是你……嘻……手心出汗了哦……」
  
  “丫头,别慌,这玩意儿伤不了人!”老爷子低声道。
  
  「他骗你哦……要是我伤不了人,他为什么不自己来呢?他利用你……嘻……」
  
  我想这鬼应该是个女的,说的话句句戳心。
  
  周围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似乎总有一股淡淡的黑气弥漫。
  
  “丫头,快!快正午了!不能让她在正午的时候作祟!”老爷子急喝道。
  
  正午?
  
  这个我知道,正午往往比午夜十二点更可怖,午夜十二点,是今天和明天的交界,阴气渐渐消退,阳气渐长。而正午时分,阳气弱,阴气渐涨,所以正午能在正午出现的鬼怪,比午夜时分的妖物更为的……棘手。
  
  「有趣的小家伙……鱼纹镜……还有人拼凑出这件东西吗?嘻嘻……小姑娘可真稀奇……有趣……可惜啊……我不能呆在这里陪你们玩了……小姑娘,我……」手腕一疼,鱼纹镜随之掉落,被一缕黑气托起,放在地上,耳边清晰的想起阴测的声音,一字一字,仿佛就像是要传入脑海一般,「记住你了。」
  
  之后我便没意识了。
  
  失去意识前,眼中最后一份影像,似乎是一抹白色。
  
  醒来的时候我是被手机提示音吵醒的,迷迷糊糊解锁,满屏的短信提示都是:
  
  [顾焱:会长!你不要我们了吗!]
  
  [简璎:会长!你不要我们了吗!]
  
  [莫语:会长!你不要我们了吗!]
  
  [白溟:会长!你不要我们了吗!]
  
  [顾焱:会长!你不要我们了吗!]
  
  ……
  
  剩下十几条短信都是这个格式,四个人循环。
  
  顾焱简璎白溟我还能理解,小语也发这个……手机一定被顾焱抢了。
  
  为了我耳朵能清净些,我选择打了个电话给顾焱。
  
  “Woc!会长,你终于接电话了,我们还以为你挂了!”
  
  “……”我沉默,淡淡道,“第一,是我给你打电话,第二,我活的好好的,第三,我怎么了?”
  
  “会长,你军训没来,班主任说你请假了,还是你弟弟帮你请的假,说你旧疾复发,命不久矣之类的,需要静养,你没事吧?”
  
  嗯……
  
  旧疾复发?命不久矣?
  
  好气啊……
  
  般若你过来,我们好好谈谈。
  
  “我没事,今天是……”我看了看日期,愣了,“开学七天了?”
  
  “对啊,军训刚结束。”顾焱笑嘻嘻的说道,“会长,你再不来学校论坛就炸了,小语发帖问有没有人知道你怎么了,然后新生逛论坛,你懂的。我还很贴心的贴了你的两张学园祭的制服照,不用夸我,我是雷锋,做好事不留名。”
  
  雷锋会气活的。
  
  我为什么会加学生会?我为什么要跟他们交朋友?
  
  沉默着挂了电话,心里莫名的想骂人。
  
  好!气!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