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入长安

【妖入长安】Chapter.4等待

  ◆·Chapter.4等待
  
  门半掩着,想来是刚才那位出去的时候没关紧,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接推了门。
  
  屋内昏暗,只点了几根蜡烛。般若紧紧拉着我的手,手心有些汗。以前怎么没见他那么紧张?
  
  烛火不亮,我就近找了个东西挑了挑烛芯,耳边传来人下楼时发出的声音。
  
  “嗯?怎么又来了一个?”听声音是个年轻姑娘,她说完,在暗处问道,“来做什么的?”
  
  “买东西。”我回道。
  
  “买什么?”她问。
  
  “清单在这里。”我伸手把清单放在桌上,后退了两步。
  
  那人看我动作,似乎是笑了一下:“道上人。”
  
  老爷子说清单放桌上之后要往后退几步,因为店家不会让客人见到他们的模样,不想触霉头,最好还是照做。
  
  “其他都好说,就是最后几样有点麻烦,急用吗?”她问。
  
  “嗯。”
  
  “驱邪?”
  
  “大概……是吧。”我迟疑道。
  
  “不是你用?”她放下清单,我听到了倒茶的声音。桌边阴影交界的地方,慢慢推出一杯清茶。
  
  老爷子说这茶不能喝,所以我也没管它。
  
  “看来我说错了,让你来的那位才是道上人。”她笑了笑,随后收了笑意对我说,“能拿的东西你先拿走,至于其他的,明早来取。”
  
  她上楼片刻,脚步声稍稍重了些许,一个木盒子从阴影的界限中移出。她半字没提报酬,我问她不怕我不给吗。
  
  她笑了,苍白的手指点了点我的眉心。她的手很冰,冰的不像活人,没有一丝人类该有的温度。
  
  “知道欺山莫欺水吗?”她问我。
  
  我点头。
  
  “下一句呢?”
  
  “欺人莫欺心。”我回答。这句话的本意是山中有百忌,需慎言慎行。蓄水之处比高山密林更加危机重重,稍有不慎,变成水鬼的几率可远比山林遇险的几率来的大。而欺人莫欺心,则是说人心远比人可怕的多。
  
  “把下一句改成欺人莫欺鬼吧。”她移开手,道,“做我们这一行的人,行事无不与鬼神打交道。打个比方,如果你真的打算不给任何报酬的话……先前说了,我们这一行的人,都在与鬼神打交道,你若食言,鬼神的报应,在后头。”
  
  我想,她应该是笑了。
  
  ﹉
  
  “那女人说话让我感觉瘆得慌。”出了那条街,一直安静的不像话的般若突然开口。
  
  “所以,你很紧张?”
  
  “我紧张才不是因为这个,是那家铺子里,有太多……对妖来说致命的东西了。”般若脸色苍白,暗红的眸子中流转着异样的情绪。
  
  “比如?”
  
  “你注意过架子吗?”他问。
  
  我愣了愣:“有架子?”
  
  “你夜盲,当然看不见,但是我跟你不一样。那些架子上,摆满了佛像,而且都有佛光,我当然……”般若欲言又止,八九岁模样的脸上也算是有了点孩童该有的神色。
  
  “你没伤过人,佛光又能奈你何?”
  
  “反正就是不舒服。”般若低声道,“还有,我饿了。”
  
  “回去就帮你烧宵夜。”我漫不经心的说道,想了想冰箱里还剩下什么食材。至于顾铭我是不担心的,花逸玲会把他照顾的很好,也不需要我去探望,免得被花逸玲记恨,这么好的献殷勤的机会,她应该不会放弃,反倒是让我省心很多。
  
  “我不是这个意思。”般若顿了顿,似乎是在措辞,片刻后又道,“你是不是忘了这几天是月初?”
  
  我沉默。
  
  “我忍了两天了,你再不回来我就真的得出去害人了,所以,懂我意思了吗?”般若拽了拽我的衣袖,看着我道。
  
  “……嗯。”
  
  ﹉
  
  般若小心翼翼的打量了我一眼,确定我神色没有异常,才开始喝碗里的东西,我起身走到自己的卧室,移开捂着手腕的纱布,虽然般若施了个小咒术暂时止血,但腕间还是有少量渗血的迹象。
  
  “你伤口渗血不是我失误,是你自己身体凝血功能不好。”般若也不知何时走到我身边,拿起一卷纱布示意我伸出手。
  
  “说实话,我还真不知道你一个身体素质这么差的人是怎么活到现在的。”般若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角的红渍,抱怨道,“临场雨你估计都能发烧躺个十天半个月的。”
  
  我静静地看着他,包扎完,道:“去睡觉。”
  
  “不要。”
  
  “听话。”我微微皱眉。
  
  “我要跟你一起睡。”
  
  “……”
  
  “今天晚上会下雨。”般若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拽着我的袖子道,“我怕打雷。”
  
  “……”
  
  “别那副表情,每只妖都怕打雷。”般若也知道这一套骗不了我,耸耸肩道。
  
  “变回去。”我道。
  
  “我不。”
  
  “要么变回去,要么回房睡。”我让步。
  
  “我不。”
  
  “……”
  
  就这样僵持了三分钟,我把那只纯白的狐狸扔上床,去隔壁房间换了睡衣。
  
  回到自己的卧室,那只纯白的狐狸瞪着一双暗红色的眸子看着我:“喂!下次别扔成不成?”
  
  “……我的床很软。”我淡淡道,在床上躺下,盖上被子,准备睡觉。
  
  正巧手机铃声响了,般若想说什么也只能硬生生的咽下,往被窝里钻。
  
  我接了电话,没来的急看来电显示:“喂?”
  
  “是我,顾铭。”电话那头传来略带虚弱的声音。
  
  “有事吗?”
  
  电话那头静了静,道:“老先生让我问你……”
  
  “其他东西都拿到了,除了最后三样,店家让我明早去取。”我没等他说完,直接回答。
  
  “我知道了。”
  
  “还有什么事吗?”我问。
  
  “最近几天,累吗?”顾铭低声道,“抱歉。”
  
  “没关系。”我淡淡道,“花逸玲在你旁边吧?”
  
  “是的,你别多想,我们只是朋友而已。”顾铭应下,想了想又解释道。
  
  “我知道。”我点头,意识到他看不见之后又补了一句。
  
  “很晚了,你早点休息吧,明天我就把那些东西带去。”我看了看时间,说。
  
  “嗯,好,你挂电话吧。”
  
  “嗯。”
  
  小腹边上有些痒,大概是般若蹭过来,踩着小腹从被窝里钻出来,趴在我身上。
  
  “话题够干的。”他评价。
  
  “嗯,我知道。”
  
  “迟早要分。”
  
  “哦。”
  
  “……”
  
  “?”
  
  “没心没肺。”他还是这么说。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