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入长安

【妖入长安】Chapter.3谈话

  ◆·Chapter.3谈话
  
  当顾铭知道子秋石是要磨成粉吃下去的时候,脸色更白了。
  
  简璎耸耸肩表示不想跟我一起去,花逸玲就更不用说了。我老爷子说那里晚上七八点左右才会开门,买不买东西全凭店主心情,还有两天时间,碰碰运气。
  
  我看时间还早,就先去了Z市的小学,站在门口看了看时间,大约下午四点左右,校门开了。那个成熟婉约的教师看了我一眼,眼底闪过几分诧异,蹲下身跟身边的那个孩子说到:“那是你姐姐吗?她来接你了。”
  
  闻言,那男孩神色一亮,看向我,对着女教师笑道:“嗯,老师,我先走了。”
  
  “去吧。”
  
  他小跑到我身边,低声问道:“你昨天没来。”
  
  “抱歉,有事。简璎没来接你吗?”我问。
  
  “来了,我不想跟她走。”那男孩名叫般若,佛教的读音应该是bore,但作为名字太过奇怪了些,所以我们都叫他banruo。
  
  “为什么?”
  
  “反正你身边的那些人我都不喜欢。”般若赌气似的踢了踢路边的石子,我笑道:“为什么?”
  
  “他们都骗你。”他说。
  
  我笑:“不在意就好了。”
  
  “喂!我说,其实你每天来接我,是怕我去害人对吧?我每天都有乖乖写作业,不是待在家里就是在学校,你别把昨天晚上死人的事情怀疑到我头上。”般若小声嘀咕,郑重其事的看着我,他的眸子看起来是黑色,但仔细看会发现,是血色浓的成了黑色,就像是干涸的血迹,天生的竖瞳,古怪的眸色,以及太过出众的容貌,和不符年龄的老成心性,都会让人觉得会跟“妖怪”二字挂钩。
  
  事出反常必有妖,般若是妖。
  
  这小家伙的容貌漂亮的确实有些太过了,而且身上带着古怪的气息,所以第一眼我就知道他是妖。我不是无神论者,也不是迷信的人,但我相信他们存在,相信和迷信,不是一个概念。
  
  “昨晚?有什么事?”我问。
  
  “你不在我不会用电脑,我是听办公室里的老师说的。好像是在什么地方发现了一具男尸,据说,死相很惨哦,嘻嘻。”也只有他会在这种话题上笑出声来。
  
  “所以呢?”
  
  “所以,你要小心点。”般若牵着我的手,手指用了些力气,认真的跟我说,“我前几天回家的时候碰见一只魅妖,想把我带走然后……咳,这段你就不用知道了,不过我放出妖气的时候它被我吓跑了。”
  
  “你想说什么?”我看了看时间,回去之后帮般若做完晚饭就差不多可以出发去买东西了。
  
  “魅妖通过阴阳交合获取精元达到修行的目的,要是真的混进人世,不想惹事的最多做个牛郎清吟小班之类的。但要是魅妖贪嘴,保不准会吃上一两个人。”吃了一个就会有第二个,因为妖性贪,吃了人妖力大涨,这种暴利常到一次甜头就会上瘾。这句话不用般若说我也知道。般若突然不说了,我侧头看他,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认命了买了两个香草冰激凌。
  
  般若心满意足的舔了舔冰激凌,继续说道:“魅妖对谁下手都是看脸的,看得上的不管男女都能下手。听说昨晚那个长得不错。你虽然长得比不上妖怪,但是最好小心一点,天知道那只魅妖什么眼光。”
  
  般若吃完冰激凌,看了看甜筒,又看了看我手上还没吃的冰激凌:“换一个,换一个。”
  
  我沉默片刻,把手上那个给他,接过他手上的甜筒咬了一口,默默问道:“你早上刷牙了吗?”
  
  “……废话。”
  
  “晚上想吃什么?”
  
  “冰激凌。”
  
  “死心。”
  
  “那……吃鱼?”
  
  “嗯。”
  
  ﹉
  
  路上经过菜场,买了两条新鲜的鱼再加上一些食材,就回家了。
  
  般若很听话的在房间里写作业,我去厨房看了看,冰箱里几乎什么也没少,想来那小家伙昨天应该是拿着零用钱在外面解决了,他一两次吃些不营养的东西我也不管他,反正只要没吃人就好。
  
  做完晚饭等般若吃完洗盘子,大概六点左右了。我准备出门,般若嚷嚷着要一起去。
  
  “作业写完了?”
  
  “嗯。”
  
  “背书呢?”
  
  “我只要用点小法术就可以蒙混过关了。”
  
  “……”
  
  “我回来背给你听就是了……”
  
  “乖。”摸了摸他的头发,我拿着清单带着小家伙一起出了门。
  
  般若说要看我手上的清单,我就给他了,小家伙一路吐槽:“人类做法怎么这么麻烦?”
  
  “我们不是你,天生就能跟自然沟通。”我淡淡道。
  
  “人类不能跟自然沟通是因为人类的自以为是,自以为自己是万物之灵,自以为女娲造人所以自己就是是神的子嗣。算了,不跟你说这些了,喂,你真的喜欢那个顾铭吗?”走到那条街,般若停下脚步问我。
  
  我看了看眼前漆黑一片的街道,注意到了不远处的殡仪馆,确定了没走错地方。听见般若这么问,回道:“问这个做什么?”
  
  “你不在意他,我想应该是不在意的,除非你做什么事都是一副不在意的样的。那个花里花哨的女人看上你男人了你也不在意,就真不怕被那女人抢走了?”般若嘟囔道。
  
  花里花哨的女人大概指的就是花逸玲。
  
  我淡淡的说道:“顾铭要是真的喜欢我就不会被抢走。至于我,在不在意喜不喜欢又有什么区别?谈恋爱之后订婚,订婚之后结婚,发生关系,然后生子,女人都要走过这一条线。总有人会在婚姻当中提前一步离去或是变心,既然如此,如果不想最后太过伤心,还是现在什么都不在意的好。”
  
  “意思就是,你只要找个男人把这些事情都完成了就好,但是你不在乎那个男人是谁,是怎么样的对吧?”般若愣了愣,问。
  
  我点头:“可以这么理解。”
  
  “……”般若大概是不想说什么了,低声道,“没心没肺。”
  
  我不管他,走到殡仪馆旁边的铺子。身着黑色风衣的男子从我身边擦肩而过,他淡淡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是笑了一下,但不是什么善意的笑,我想大概是戏谑。
  
  也许是刚才的话被听见了。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