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入长安

【妖入长安】Chapter.2阴阳先生

  ◆·Chapter.2阴阳先生
  
  我次日中午回到了Z市,听说花逸玲一早就在机场等我了。我们两个虽然表面上算是朋友,但是却并不熟络。每一次我出远门,她一般都不会过问,最多开句玩笑。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包,触碰到那个带有棱角的硬物,才放心的把手放下。
  
  跟她一起来的还有简璎,简璎跟花逸玲才是真的不对盘,一对上,说夸张点,简直三句不离对方缺点。不过,跟花逸玲比起来,待在简璎身边,让我更舒服一点。
  
  花逸玲的父亲是个高官,具体官职我不清楚,简璎是知道的,因为这些东西我并不喜欢去打听,简璎倒是对这些极为感兴趣。
  
  花逸玲说司机在等,我沉默两秒,点头跟上。
  
  毕竟时间不等人,要是耽误了就不好了。
  
  花逸玲坐在副驾驶座,我和简璎坐在后排,手机响了一下,我打开发现是简璎发的短信,我沉默着看了她一眼。
  
  那条短信很简单:别忘了防花逸玲,这女人心思不简单。
  
  我沉默着删了短信,看向窗外。
  
  说实话,不是我不信,只是我不在意。
  
  不在意花逸玲想做什么,我只要做好我要做的就可以了,别人怎么看我,对我来说并不是很重要。
  
  ﹉
  
  顾铭住的医院在哪里,我不清楚,没人告诉我。简璎不喜欢顾铭,花逸玲对顾铭又有别的想法,作为他的女朋友,我是最后一个知道顾铭住院的地址的人。
  
  就连之前的那个阴阳先生也比我清楚。
  
  “013VIP病房,咦?这个病房号……是花逸玲小姐吗?”护士看了看吧病房号,怔了片刻,看向花逸玲问道。
  
  “是我。”花逸玲点点头,看了我一眼,我全当没看见她眼底的挑衅,等着她带路。
  
  病房里有一股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比起其他病房,已经算是好了很多了,病床上躺着的那个面色苍白,唇色发青的,就是顾铭。
  
  他的长相在普通人里算得上俊秀,在我看来跟其他人也没什么区别,脸盲没办法,评价美丑,只能用顺眼和不顺眼来评价吧。
  
  他病床侧坐着个年迈老人,手里拿着刀,在削苹果。顾铭原本看着他的动作,似乎是在笑。老爷子比他早一步注意到我们,看见我就两眼放光,扔了手里的水果刀就往我这冲,我把包往他手里一塞,侧身避开他脏爪子,颇为嫌弃的看着他的手:“刚削完苹果,也不净手。”
  
  “嘿嘿,小丫头你这就不懂了吧?镜子辟邪呢,是类似于以邪镇邪,当然八卦镜什么的不算,但是八卦镜处理不当,也会生成光煞。以邪镇邪呢,这镜子本身就是邪物,脏东西都是怕脏的,所以我这样是没关系的。说起来,当年你父亲提出来要保管这样东西的时候,还是我帮他策划风水布局的。看看你这小丫头嫌弃的眼神。”老爷子撇了我一眼,闷闷道,“哎,还是你老爹他懂规矩啊,他每次来找我都给我带酒,哪像你?”
  
  那是因为他有求于人。
  
  我收了神色,懒得很这个老顽童计较。想走到顾铭身边,被老爷子叫住,他一脸认真的看着我道:“小丫头,你要是不想大病一场就离那小伙子远点,你身体骨子本来就比一般人差,沾不得邪气,离他太近,染上邪气,你就能在床上躺上个个把月了!”
  
  我止住脚步,问道:“身体感觉怎么样了?”
  
  他笑了笑,有些底气不足,大概是身体还是偏虚:“好多了。”
  
  “什么好多了?阴阳逆反,气血紊乱,要不是小丫头临走前留的玉佩,那小伙子早就见阎王了。谭家的古董,可都不是些什么泛泛之物。”老爷子拆了半天包裹,吐出来这么一句,我没什么反应,倒是花逸玲吓了一跳:“这么严重?”
  
  “可不是?”老爷子皱了眉头,问我,“小丫头,这包裹怎么拆?”
  
  “……”
  
  “别那么看我,老爷子我隐居山林多年,这东西很久没见过了好吧?嘿,我说你那什么眼神?”老爷子险些炸毛,捋了捋袖子颇为不满。
  
  我无奈的蹲下身帮他解开包裹,老爷子眼底精光一闪:“原来是谭家人的手法,我以为谭夫人不会教你的,压根没往这方面去想。”
  
  你想为自己的失误找借口就直说。
  
  老爷子端起那面镜子细细打量,说了声没错。
  
  “就是这面镜子,这面星辰鱼纹镜,是当年言小子从墓里带出来,考古的家伙没办法驾驭,就放我这帮忙驱邪,本来想让这东西安分了就放进博物馆的,谁知道这么邪门,就放言小子那了。”老爷子看了看我,上下看了两眼,道,“小丫头,看看你这身板,这要是邪祟作怪你可受不了,这事结束了,你就把镜子送我得了。”
  
  “天还没黑,老爷子,你还是别做梦了。这东西放在我闺房十七载都没什么大事,现在又能出什么事情?”我目光落在那鱼纹镜上,觉得那星辰纹格外熟悉。
  
  外观花纹,有一个个环形,环形环内部,有很多凸起,这种圆环,代表了星空。据说这种造型第一次出土,是在四川藏区,根据考证,认为这种造型的由来,是当地一个的古老文明。他们崇拜宇宙,认为自己从宇宙中来。
  
  是在哪个博物馆里看到过,亦或者哪本书吗?还是说我多心了?
  
  “没法沟通的小丫头,唉,我还是喜欢你爹。”老爷子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我不给面子的冷声道:“我父亲有我母亲了,你没希望了。”
  
  “小丫头嘴怎么这么毒呢?”老爷子哭笑不得的看着我,对我招招手,让我过去,我走到他身边,他递给我一张清单,说,“谭夫人终年不在国内,应该还会照顾你,这点东西你零用钱应该是够的,准备好这些东西我就能开始驱邪了,日落之前要记得赶回来。”
  
  我看了看清单:
  
  朱砂,能理解。
  
  黄纸符,能理解。
  
  牛眼泪,听说过。
  
  丹阳石?什么东西?
  
  子秋石*……
  
  什么鬼?
  
  
  
  
  
  
  〔*子秋石:童子尿结晶〕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