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入长安

【妖入长安】Chapter.1老宅

  ◆·Chapter.1老宅
  
  说实话,我没想过自己会再回到这里。
  
  这个,我想彻底遗忘的地方。
  
  其实对于其他人而言,这里仅仅只是一条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古街了。
  
  没有独特的历史,没有出名的伟人。甚至于,古老的建筑,文化,都无人问津。不是没有人发现过这里,也有许多学者对这里古老的建筑风格感到好奇,多次前来一探究竟。
  
  但,这里的居民,极为排斥外来人。所以,也就不了了之了。
  
  我的父亲,是当年想来这里寻找古老遗迹的考古学者,为了能够长时间的留在这里,他入赘到了我母亲家中,我想这大概算是一段悲哀的婚姻,但也许母亲是喜欢父亲的,所以才会同意结婚,但是,父亲应该是没有这些心思的。
  
  我七岁的时候,父亲就逝世了。当时,这条街上的老人说,也许是因为父亲早年盗了太多的墓,被阴气侵蚀,所以才短命。
  
  每每说到这些话题,总会有些老人不约而同的看向我,也不压低声音,就在我面前,对我道:“你父亲做了太多恶事,所以才短命,你估计也活不长。”说这话的时候,一般都会配上那老人不屑的语气,和鄙夷的神色。
  
  “我父亲是为国家考古的人,不是盗墓贼。”我尝试过反驳。
  
  “啧啧,官盗和盗墓贼有什么区别?阎王老子会管你人间谁坐了龙椅?盗墓就是作恶,就是要损阴德,害身边的人,害子子孙孙!”
  
  他们讨厌我。
  
  母亲是知道的。
  
  因为我在某种意义上说,是私生子。当年那庄婚事,外公是不同意的,但母亲还是坚持嫁了,名义上是父亲入赘,所以,我跟母姓,名叫谭幼卿。
  
  母亲虽然知道周围邻居对我的态度,但她从来不会多说什么。我七岁那年,父亲离开之后,她很安静,沉默的为父亲办了葬礼,之后就出国了。留下夙姨照顾我,每年过年也不曾回来,算起来,从七岁到现在十九岁,我一次也没见过母亲。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我是不会回老宅的,但是,我想我必须从老宅里,把那样父亲留下的东西带回来。
  
  只不过……
  
  我抬头看了看天色,一阵无奈。
  
  我本来是早上七点出发的,现在居然已经傍晚了,要去其他人家借住是不可能的,自家老宅又阴森森的,还真的……很难选啊。
  
  走到自家老宅前,从几把钥匙里找出那把独特的钥匙,这把钥匙上,绘着星辰纹,也许是父亲那次考古的时候发现的纹理,回来之后就用在自家门上了吧。
  
  我试着在昏暗的光线中找到了电灯的开关,但是老宅常年无人居住,现在也没有电。好在家中几十年前放的蜡烛还在,父亲怕蜡烛潮湿,没办法应急,就把包裹着纸的蜡烛放在了一堆粉末里,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用。
  
  那里放了两种蜡烛,红蜡和白蜡,我把那几只红蜡烛拿了出来,那些至于白蜡的,不吉利,我就没碰。从包里掏出打火机点燃蜡烛,放在周围几个地方,光线明亮,视野也扩大了一点。
  
  我把头发扎在脑后,端起一根蜡烛,往楼上走。常年无人居住,也许是因为潮湿的缘故,木板有些松散,好在我的体重不算太重,不至于掉下去。
  
  摸索着到了父亲生前的书房,空荡荡的书架上布满灰尘。想来应该是母亲让人把书都搬走了吧。
  
  希望那样东西还在。
  
  母亲说,她搬家的时候没有动那样东西,因为父亲临终前嘱咐那样东西必须摆在原位不能动。只是现在,事发突然,也不能顾这么多了。
  
  我要是三天后赶不回去,顾铭就……
  
  “啧。”烦死了。
  
  无端的烦躁。
  
  我皱着眉头,滴了三四滴烛蜡在桌上,立好蜡烛,着手翻找。
  
  「别担心……慢慢来……」
  
  隐隐约约,我似乎听到有一个声音低声的在耳边嘱咐,我浑身一僵,只觉背后发麻。
  
  明明,只有我一个人来了老宅,怎么还会听到别人的声音?
  
  「嘻嘻……听到了……」
  
  没有。
  
  要装作没听到的样子,我努力掩饰着惊愕,恢复常态,突然想起母亲说的一句话:“那样东西,是倒放着的。”
  
  倒放着……
  
  记忆里家中倒放着的,除了过年贴的福字,还有……那面古镜。
  
  我听说过古镜辟邪,所以,原来“那样东西”,就是家中一直倒放着的古镜吗?
  
  那面镜子,在我的房间里,是父亲亲手挂上去的,那时候我还问他为什么倒放着,他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按照风水学来说,在卧房里放镜子是一种很危险的行为,因为一步小西门就会让风水走样。而且,镜子虽然能辟邪,也能招邪,父亲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那面镜子,是对着墙放的,并没有对着人。
  
  因为传说,镜子如果照同一个人照了很久,久而久之,镜子里的恶灵就会变成那个人的样子,然后,取代他。
  
  我没有仔细看过那面镜子的样子,拿出包里的红布,走到房间里闭着眼睛就将那面镜子包在了红布里,慌忙藏进包裹。不知道为什么接触这种东西,莫名的就会有一股慌乱的感觉。
  
  其实应该说是,害怕。
  
  深吸了一口气,吹灭了所有蜡烛,夺门而出,上了锁。
  
  这条街,真的不想再来了。
  
  一时间,那个声音的事情,被我抛在了脑后。
  
  我买了当天晚上的车票,去了另一个城市,又买了凌晨的机票,希望能在明天中午之前回到Z市。
  
  我算是一晚上没睡,在机场候机时,我接了个电话:“哪位?”
  
  “是我啦,幼卿,东西拿到了吗?”是熟悉的声音,我想了想,应该是花逸玲,我道:“拿到了。”
  
  “太好了,谢谢!”花逸玲的语气一下子兴奋起来,我沉默两秒,道:“为什么要说谢谢?”
  
  “谢谢你帮了顾铭啊,那个阴阳端公也是你请来的,你真的好厉害!”花逸玲笑道,听的出来她很开心。
  
  阴阳端公是一种行业职称,也可以叫阴阳先生!传承了巫医、道医等多种阴阳术式,是游走于阴阳两界,帮助凡人处理阴阳事物的人,这个职业本身十分混杂,很多人都是学了个三脚猫功夫的半吊子。但好在父亲生前跟这些人有过交际,我请来的这个,是与父亲熟识的故人。
  
  所以他看了一眼顾铭的状况,就点明需要我们家老宅的那面古镜。
  
  我低声道:“不必谢,顾铭是我男朋友,我帮他是应该的。”
  
  电话那头突然静了,她强撑着笑道:“是啊,我忘了,你是他女朋友嘛。”
  
  其实我心里都知道,我只是什么都不想说而已。
  
  ……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