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入长安

平京信言

葛叶:

     提笔许久,不知从何说起近来之事,犹疑片刻,思索着,还是从你那麟儿说起吧。

     我到了平安京,此信便是在这里写下,在这里,我见到了你的儿子,晴明。

     葛叶,

     我好高兴。

 

     你的儿子长得很像你。

     他已威名远扬。

     连京都的阴阳头都要敬他三分,不过……姓源的小子似乎跟他的关系不一般,呐,葛叶,你的儿子和你一样,颇爱雅乐之音,不然的话,那姓源的小子,定是不易近你儿的身。

 

     怎么说,晴明也算是我狐族的一员,又是你的儿子,总不能被人类这么轻而易举的便带走了不是?毕竟,当初说好了,是由我来照看他的。所以,我要是找那姓源的小子的麻烦,你和晴明说说,可别恼我。

     ……

     他很像你。

     他和你一样喜欢雅乐,亲近人类,他和你一样有着高山之巅绵绵雪似的长发,和你一样有着似天池湖水般纯粹的冰蓝眸子,行为处事都像极了你。

     可他又不像你。

     我化作凡女在平京的这几日,听到了不少关于他的传闻。

     他似乎……以守护平安京为己任。

     呐,这可不太好。

     这样的话,我和他,终有一天会成为敌人吧。

     他寮中的狐崽子——你我的后辈(与我的庶子似乎交情不错)——告诉我说,晴明,你的儿子,阻止了八岐大蛇的复活。即使只是暂时的,但是……

     他所行之事,与我们妖族而言,恰恰背道而驰。

     有一件事,不知当不当与你讲。

     晴明,你的儿子,使用了阴阳分离之术。

     呐,葛叶,你似乎没有好好的教晴明,该如何使用这样法术。

     我见到了阴之晴明,他不太像你,但是,他有着关于你的记忆,而阳之晴明却与之相反,方才与你说的,是阳之晴明。

     说来,这二人的纠缠不休,倒也与我有些许关系。若是我一开始便履行诺言,照看晴明,那么,我一定会好好教他,该如何行使阴阳分离之术。

     言至此足以道明我心所想,以你聪慧定能明白。 

                                      
                                                    ——玉藻前


玉藻前:

      

     晴明与源氏交好,我知。不言只因,晴明自会认清谁才有资格与他交好,至于你想做的,做了便是,我不多言。

     晴明延缓八岐复活,我亦知。妖族之事与我无干,人族亦是。不必问我的立场,我可以名言,我永远站在我儿身后。

     晴明行阴阳分离术,我知之晚矣,无力阻止。

     不过,我若为记错,当年所言,是由你来照看晴明,而非代为管教,若是让你来教晴明为人处世……

     怕是妖族又要出个玉藻前。

     最后,

     在平京折腾够了,便回狐族理事,把我这儿的青蛙蟾蜍都带回去,看着闹心。

     至于你那狐崽子与庶子的事……

     我想晴明大概有自己的定论。

     你莫多管闲事。

     ……

     小心八岐。

                                                ——葛叶

〔因为玉藻前大人传记不全,和葛叶大人性格不明,ooc是肯定有的。感觉自己描写了个在葛叶妈妈面前的话唠妖王,和傲娇的葛叶妈妈。

  说让玉藻前大人教晴明阿爸阴阳分离之术是因为玉藻前大人的技能……〕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