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入长安

平京信言

葛叶:

     提笔许久,不知从何说起近来之事,犹疑片刻,思索着,还是从你那麟儿说起吧。

     我到了平安京,此信便是在这里写下,在这里,我见到了你的儿子,晴明。

     葛叶,

     我好高兴。

 

     你的儿子长得很像你。

     他已威名远扬。

     连京都的阴阳头都要敬他三分,不过……姓源的小子似乎跟他的关系不一般,呐,葛叶,你的儿子和你一样,颇爱雅乐之音,不然的话,那姓源的小子,定是不易近你儿的身。

 

     怎么说,晴明也算是我狐族的一员,又是你的儿子,总不能被人类这么轻而易举的便带走了不是?毕竟,当初说好了,是由我来照看他的。所以,我要是找那姓源的小子的麻烦,你和晴明说说,可别恼我。

     ……

     他很像你。

     他和你一样喜欢雅乐,亲近人类,他和你一样有着高山之巅绵绵雪似的长发,和你一样有着似天池湖水般纯粹的冰蓝眸子,行为处事都像极了你。

     可他又不像你。

     我化作凡女在平京的这几日,听到了不少关于他的传闻。

     他似乎……以守护平安京为己任。

     呐,这可不太好。

     这样的话,我和他,终有一天会成为敌人吧。

     他寮中的狐崽子——你我的后辈(与我的庶子似乎交情不错)——告诉我说,晴明,你的儿子,阻止了八岐大蛇的复活。即使只是暂时的,但是……

     他所行之事,与我们妖族而言,恰恰背道而驰。

     有一件事,不知当不当与你讲。

     晴明,你的儿子,使用了阴阳分离之术。

     呐,葛叶,你似乎没有好好的教晴明,该如何使用这样法术。

     我见到了阴之晴明,他不太像你,但是,他有着关于你的记忆,而阳之晴明却与之相反,方才与你说的,是阳之晴明。

     说来,这二人的纠缠不休,倒也与我有些许关系。若是我一开始便履行诺言,照看晴明,那么,我一定会好好教他,该如何行使阴阳分离之术。

     言至此足以道明我心所想,以你聪慧定能明白。 

                                      
                                                    ——玉藻前


玉藻前:

      

     晴明与源氏交好,我知。不言只因,晴明自会认清谁才有资格与他交好,至于你想做的,做了便是,我不多言。

     晴明延缓八岐复活,我亦知。妖族之事与我无干,人族亦是。不必问我的立场,我可以名言,我永远站在我儿身后。

     晴明行阴阳分离术,我知之晚矣,无力阻止。

     不过,我若为记错,当年所言,是由你来照看晴明,而非代为管教,若是让你来教晴明为人处世……

     怕是妖族又要出个玉藻前。

     最后,

     在平京折腾够了,便回狐族理事,把我这儿的青蛙蟾蜍都带回去,看着闹心。

     至于你那狐崽子与庶子的事……

     我想晴明大概有自己的定论。

     你莫多管闲事。

     ……

     小心八岐。

                                                ——葛叶

〔因为玉藻前大人传记不全,和葛叶大人性格不明,ooc是肯定有的。感觉自己描写了个在葛叶妈妈面前的话唠妖王,和傲娇的葛叶妈妈。

  说让玉藻前大人教晴明阿爸阴阳分离之术是因为玉藻前大人的技能……〕

喵喵喵?曦孤和博晴发生了啥?不就tag标签成乱码了一天吗?这是太太们爆更了还是咋滴?还是说这是正常现象,只是我关注的其他cp都是冷cp?
怀疑人生(✘_✘)

信徒⑴

[食用说明]
·
第一次写同人送给一目连。
自家女儿来串门,含双龙组,不介意的往下翻。
·
——
·

1

高伊势桑名地区的香取一带,曾经有一座叫做多度明神的宫殿。在其别殿中祭祀着叫一目连的神灵,传说此神从前曾救人之命颇有功德。

有一年大雨延绵,河川泛滥。

村庄被洪水淹没。

村民爬到树上大声求救,但是风大水猛盖过了他们的声音,最后谁也没来。

两三天后,大家都觉得只有坐着等死了,这时不知谁说如果一目连出现就会救大家,于是众人纷纷合掌大声向它求救。那喊声回荡在水面仿佛被汹涌的水势吞噬的一干二净,没有任何回应。

然而当天晚上大水忽然退了,村民们终于得救了,只是谁也没亲眼看见一目连的影子。

无知的村民,开始信奉河神。

于是,

风的神灵被渐渐遗忘。

曾经华丽的神社渐渐爬满青苔,一点,一点,缓慢而又令人绝望地腐朽着。

一目连自始至终沉默着。

安静的站在空荡的神社前。

“如果不是选择成为守护神,你随时都可以离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突兀的女音响起。

那略带沙哑的声音传到一目连的耳中,缄默的风神只是轻声道:“但这是我的选择,所以我不会后悔。”

“愚昧的村民不值得你守护,也不值得为了他们舍弃一只眼睛。”

仅存的那一只属于风神的碧色眸子缓缓的将目光落在眼前的少女身上。

风轻轻地拂过。

吹起二三缕墨色的发丝。

眼前的少女约摸十三四岁,穿着东土的服饰,倾墨般的长发随意披散,一只银制的虬龙镯子紧紧的贴着她的手腕蜿蜒而上,一缕熟悉而又陌生的妖气缭绕其上。

但一目连想不起来是在哪里感觉到过这股妖气。

身为神明,他几乎从不和妖接触。

除却爱宕山的那只大天狗,大江山的酒吞童子与茨木童子,诸类一见面便忘不掉的大妖,其余的,还真没什么印象。

“有一个人,或是说神……不,也许他曾经算是人或是神明,大和的鬼神如何区分我现在还没有弄清楚,反正现在,那家伙已经是完完全全的妖了。”那少女面色苍白,白皙的皮肤带着难以遮掩的病态,黝黑的眸子看了看一目连,垂眸思索片刻,“总而言之,你的故友让我来找你。”

“你指的是……谁?”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那少女沉静的看着一目连,直视着他那只碧色的眸子,“而且我也不想问,他身上的妖气太过冰冷,所以我不想靠近他。等他能够更自如的控制妖力的时候,就会来见你,我现在要做的,是另一件事。”

“……”

“不想知道吗?”她淡淡问道。

一目连沉默着,突然问道:

“故友?”

“是的。”

“……”

少女安静的等待着风神的回答。

“他……”

风神犹豫着,

“想让我堕妖。”

却还是说出了那他最不想面对的事实。

“是吗?”

但在说出来的那一刻。

温柔而缄默的风神,却尤为得坦然。

眼前的少女点头。

风神笑了。

2

堕妖的日子很难熬。

一目连却很淡然。

“你叫什么名字?”

“许长安。”

“我听闻,长安是大唐国都,你为何以国都为名?”

“我的名字是父母赋予,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堕妖的第一天,一目连问了本该见第一面的时候就该问的问题。

许长安也同样问了一目连一个问题:“为什么听说是故友托我来的,便同意堕妖。”

“既是故友,那么自然不会害我。”

“而且……”

“如果还是执着于一副神明之躯,我大概也就,再也无法看着这片土地了吧……”

是因为信任与子民吗?

许长安沉默着别过头,安静的守在神社外。

免得,有哪个不长眼的小妖,妄图吞噬处于最脆弱时期的神明。

黝黑的眸子望着深幽的密林。

轻叹一口气。

还以为他猜到了那故友是谁……

不过现在看来,大概是半分印象也没有了。

许长安感觉到周身的气温骤然下降。

淡金色的光在黑曜石般的眸子中一闪而过。

很快的,

温度慢慢攀升到原来的高度,不足以让风神察觉半分 。

许长安注视着密林深处。

半晌,

轻轻地合上了眸子。

比她预想的要快。

果然是因为前身是神明,所以不管对什么力量都驾驭的极快吗?不知道风神大人的悟性如何。

那位已经快到了吧。

山下的愚民……

受了一目连一眸恩赐,却不懂回报的愚民。

也该受到一点惩罚了。

所以,袖手旁观也无妨。

3

她曾经去过一片海。

那片海曾经平静而又温和。

温柔的海风吹拂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渔民。

安静而又祥和。

于是神明降以恩赐。

将神使派遣至人间。

那纯粹而又温柔的少年,在神社中起舞为淳朴的人们祈福预言的模样……

真的是,

很,

美好啊。

后来是因为什么变了呢?

大概是因为,人类的「贪婪」吧。

4

神使能看到常理。

于是做下预言。

但若妖怪作祟,常理被打破,那么预言又如何能准确?

若有一天海面本是风平浪静,可海妖掀起巨浪,神使又有什么办法?

于是预言“出错”的次数越来越多。

怀疑越来越深。

质疑在村民中蔓延。

曾经带给这个地方富足与安平的少年,被村民献祭至海。

于是滔天的巨浪将这片土地摧毁。

也带走了神对人的怜悯。

5

「神明依旧注视    只是不再垂怜」

6

一目连是个相反的例子。

同样被世人所背叛。

却从未怨恨。

对于一目连而言……

人类是子民,所以所有的错都可以被包容。

那是他身为神明对人的宽容。

即使堕妖,也想要守护。

还真的是,很温柔呐。

7

凡人的肉眼无法看到神。

所以也就注定无法接触神明,了解神明。

只能敬仰,崇拜,祈求,甚至于怨恨与憎恶。

所以,

深知这一点的一目连,从未怨恨过那一场洪水中,村民那透过他无助的望向天际的目光。

【只有你知】Chaptet.1麒麟镇

Chapter.1麒麟镇

前面是死胡同。

右边没有路,左边是翻不过的高墙。

身后进来的路也不见了。

出不去了。

陶垣几近绝望地抱头蹲在青石地上。

他活了二十四年,考了研究生,没什么大作为,坚信唯物主义,从没想过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不能用科学解释的东西,更不信有什么鬼鬼神神,但是现在,他似乎真的有些信了。因为他现在分明就是遇上了民间传言中的“鬼打墙”!

怎么也走不出去,似乎一直在原地打转,想要原路返回却找不到来时的路。

难道,真的要像传言中的那样,被困死在这种地方吗?

老一辈人说,晚上遇到鬼打墙,只要站在原地等待天亮就安全了。

但问题是,

没有人说过白天遇上鬼打墙该怎么办啊!

也许是有人知道的,但他向来不耐烦这些,从来没让长辈说玩过,现在,谁也救不了他。

怎么办?

他还没有找到那个地方……

他还没有去赴约……

他还不想死……

谁来救救他……

救……

“请问,是陶垣,陶先生吗?”

突然,一道略带沙哑的女音在头顶响起。陶垣猛得抬头,欣喜若狂的同时又难以置信地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那少女约摸十三四岁上下,深秋之际便穿着棉绒的针织衫,清浅的薄荷色极为醒目,下身穿着一条比正红稍浅,较粉红更深色的短裙,虽是大众眼中极为俗气的“红配绿”,穿在她身上却格外有一种清新明媚的感觉。前提是,如果她本人身上的气质是这样的话。

在陶垣眼前的这一位,一看便是极为文静的那一类,深邃的黝黑眸子直视着陶垣。及腰的墨发随意的用一根白色的发带扎在脑后,松散的绳结伴着长发安静地躺在她背上。

那少女有些迟疑,扯了扯脖子上围绕的深棕色长长的围巾,指了指身后宽敞的大道,意思再明显不过。

走进来的。

“我叫许长安。”

整理好情绪,站起身,准备赶快离开这个诡异地方的陶垣听到这句话,顿了顿身形:“许长安?”

“嗯。言老师说她的学徒方向感不好,让我过来找人。”

“……”他方向感其实很好,真的,不骗人。

秉着不能把小孩子三观带歪的信念,陶垣硬生生地把嘴边那句:“我遇到了鬼打墙。”咽了下去。

欲哭无泪的走出胡同。

许长安沉默着,纤细白皙手指无意识地紧抓着款大的袖子,沉静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胡同的某个角落,仿佛那里有实物一般。

豆眉微蹙,浅樱色的唇轻启,却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别闹了。

【番外】号外!庆祝会长终于嫁出了!

  【号外】庆祝会长终于嫁出去了!
  
  1L【楼主】【副版主】灼灼其华
  
  如题。出门和姬友一起喝咖啡结果就撞到会长和一个敲帅的男生约会!我的妈!以前会长从来不跟我们一起出去吃点心!!【内心复杂
  
  2L
  
  wc!呃……等等,会长是谁?我们学校有会长吗?学生会出来几次都只见过副会和普通成员,从来没听说过有会长……
  
  3L
  
  楼上+1,没见过,但是FFF团高举火把
  
  
  4L
  
  前几天那个“子不语”找的就是这个会长吧?  @子不语
  
  
  5L
  
  楼主嘞?话说那男生长得帅吗?拍照片了不?颜控坐等舔屏!!
  
  6L【楼主】【副版主】灼灼其华
  
  有辣——————————么帅!!
  
  【图片.jpg】给你张二人合照,会长全程冷漠脸,不过那个男生全程微笑,简直了!:)
  
  7L【副版主】子不语
  
  顾焱你在做什么?你就不怕她回来之后删帖顺带训你一顿?
  
  PS.还有一张【图片.jpg】
  
  8L
  
  wc!白毛!白毛!白毛!重要的话说三遍!会长是那个女生吧!wdm!白毛!哦,还有,楼主你马甲掉了……
  
  9L
  
  舔屏!!为什么会长只有一个侧脸?等等!不是说不能染发的吗?!
  
  10L
  
  你们舔会长我抱起会长神秘男友就是一个二百米冲刺——
  
  11L
  
  放开你的咸猪爪!!
  
  12L
  
  只有我注意到子不语也有会长和神秘男友的照片吗?传说中的“姬友”?【详情请见1L
  
  13L
  
  突然明白了什么……
  
  14L
  
  喂喂喂!歪楼了!歪楼了!@灼灼其华,你们还看到了什么?
  
  15L【楼主】【副版主】灼灼其华
  
  我们正在看,会长那一桌在我们斜对角。9L那位,会长是天生白化病,你没发现侧脸的眉毛和瞳孔也是白的吗?正常人这个肤色也白的不正常吧?
  
  16L
  
  这么一说还真是。我刚还以为是阳光的原因,居然这么白。
  
  17L
  
  hhh  9L一定是新生,不知道会长和校长的恩怨情仇!
  
  18L
  
  wc!好像知道了什么!新生跪求告知!
  
  19L
  
  同新生,想知道+1
  
  20L
  
  +2
  
  21L
  
  +10086
  
  22L
  
  +身份证号
  
  23L【楼主】【副版主】灼灼其华
  
  那是高一的时候的事情了,其实就是因为会长白化病不是怕光吗?而且特别容易得病(大部分是皮肤病),所以出操的时候只要有太阳班主任就默默地看了看会长直接批了假条,然而有一天阴天会长想了想还是跟着队伍出去了,结果校长那天特地来查出操队伍,远远的就看见会长了……
  
  然后全校人都在广播里听见了校长怒斥会长的声音,会长全程一脸懵
  
  24L【副版主】子不语
  
  什么懵?明明是怀疑人生→_→好不容易出操一次莫名被点名批评,还彻彻底底出名了
  
  25L【楼主】【副版主】灼灼其华
  
  2333 然而我们的会长是特别与世无争的性格,简直要被满课桌的情书逼疯,你们不知道我星期帮她清理情书是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26L
  
  呃,谁逼疯谁?
  
  27L
  
  回答楼上,情书逼疯楼主,因为不是给楼主的情书233
  
  28L
  
  我记得……学生会会长好像留过级吧……现在十九岁本来应该大学或者高三了,但是现在还是高二
  
  29L
  
  吃瓜群众默默表示:会长是什么能吃吗?
  
  30L
  
  报告楼上!不能吃,但照片能用来舔屏。
  
  31L
  
  所以说没人问会长现男友该怎么办是吗?@茗
  
  32L
  
  你@他也没用,除了新生全校都知道,会长和她现男友从来不看论坛。
  
  33L
  
  是吗?那我@一下会长试试……@我找狐狸
  
  34L
  
  这这……这ID有毒,没想到会长居然非主流,说好的高冷呢?
  
  35L
  
  哈?非主流?楼上逗我?一定是新生,会长取这个ID是因为有段时间她养的狐狸老是乱跑,发帖找狐狸而已,顺代就把ID改了
  
  36L
  
  养……狐狸?狐狸不是国家保护动物吗?wc会长背后一定有后台!不然怎么留级还能当会长而且能养狐狸,我听说养珍惜物种手续好像很不太好弄
  
  37L
  
  不知道会长怎么办到的,但是那只狐狸……敲!可!耐!ヾ(✿゚▽゚)ノ
  
  38L
  
  我发现歪楼了,这帖子说的不是会长和她神秘男友吗?呃,难道会长现男友……头顶呼伦贝尔?顺便吐槽一下这个层数
  
  39L
  
  ……
  
  40L
  
  会长以前那个男朋友我见过,长得不错,但是不如这个。听说跟高二(1)的花逸玲有暧昧关系,颜控无感
  
  41L
  
  这好像有点不道德……
  
  42L【楼主】【副版主】灼灼其华
  
  不管,反正我从来不喜欢@茗。嗯……等等,刚才会长说了啥你听清楚了吗?@子不语。PS.我们冒着被发现的危险把位子换到了会长后面,会长神秘男友看了我一眼,对我笑了一下,简直苏炸!!!
  
  43L【副版主】子不语
  
  苏炸也是会长的,刚才的对话是这样的:
  
  会长:第一件事,搭讪的方式很俗
  
  神秘男友:……
  
  会长:第二件事,我有男朋友了
  
  神秘男友(笑意一僵)
  
  会长:第三件事……(这里你们就不用知道了,秘密)
  
  神秘男友:虽然前两个回答拒绝的那么干脆,但是就算是订婚了也有分手的可能,所以我还是有机会的
  
  44L
  
  呔!抓住这个野生妖孽!说!谁允许你发狗粮!!
  
  45L
  
  不明觉厉,这哪里算狗粮?现在那个什么神秘男友明显第一次见会长好伐?
  
  46L
  
  我有一种预感……很不好的预感……这句话以后可能成为巨大的狗粮……
  
  47L
  
  不明觉厉~
  
  48L【楼主】【副版主】灼灼其华
  
  所以刚才说会长人品不好的那位,脸疼吗 : )
  
  49L
  
  会长是人品最好的人,不接受反驳
  
  50L
  
  会长随手画一点抽出一目连的事情我是不会忘记的【手动再见
  
  51L
  
  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了进来
  
  【随手画一点抽出一目连的其实是我……被阴阳师逼疯……】

【妖入长安】Chapter.6

  〔今天大概有番外,弥补少了的五百字……标题什么的被我吃了……话说我在写什么……〕
  
  Chapter.6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大概是次日中午,般若不在,应该是去上学了。冰箱里没什么能吃的,我干脆就披了件外套出门买些东西回来。
  
  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今天应该是星期一。
  
  正午时分阳光刺眼,我站在街上眯了眯眼睛,不太舒服,一时间不知道该走去哪里。恍然间一人持伞站在我身边,遮挡着阳光,含带笑意看着我,问:“有兴趣一起火喝咖啡吗?”
  
  我沉默片刻,点头。
  
  中午没有多少人在咖啡吧,这里一般只有晚上人才会很多。他点了两杯咖啡笑着,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那笑意不太真实,准确的说是……虚伪。
  
  我垂眸喝了一口咖啡,淡淡道:“第一件事,搭讪的方式很俗。”他嘴角的笑意僵了一下。
  
  “第二件事,我有男朋友了。”我继续道,目光落在他拿着咖啡杯的右手二指间。
  
  “第三件事,别打我身边那个小妖怪的主意。”我放下手中的咖啡,端坐。他一手撑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我,笑道:“虽然前两个回答拒绝的那么干脆,但是就算是订婚了也有分手的可能,所以我还是有机会的。只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盯上了你家小狐狸呢?”
  
  般若本体是狐狸的事只有我知道,其他人最多只是以为我有个收养的弟弟,养了只随处乱跑的狐狸而已。
  
  再者,我说的“小妖怪”,正常人第一次听见的反应应该是听错或是以为是绰号之类的,最多觉得我认错人再不济就是胡言乱语。他承认的这么坦然的承认我反而有些出乎意料。
  
  “右手两指间有薄茧,伞柄上刻了咒文。”我不知道有多少职业实惠造成两指间有薄茧的,但是在伞柄上刻往生咒……这好像不是正常人会做的事情。
  
  般若曾经提过一次,在这个时代真正有本事基本都在隐居避世,正统的咒术几乎失传。但很巧的是父亲的遗物中有一份完整的手抄往生咒,般若曾经无意触碰到上面的文字,手指被灼伤,请了老爷子来看闹腾了一两个星期才算了事。
  
  刚刚那伞上的咒文……虽然只看清了一两句,但应该是往生咒没错,只不过,为什么要在伞柄上刻往生咒?
  
  “看了花小姐给的资料有误,你很清楚一些事情。”他微笑着,刚才没仔细看,现在才发现他穿着朴素的风衣,身形削瘦,身为一个男性却留着长发,用一根发带系在脑后。
  
  但是,不得不承认长得不错,眼睛……很漂亮。
  
  “花逸玲?”他口中的花小姐应该就是她,“她找你做什么?”
  
  “私事。客户的信息可是机密。”他依旧保持着微笑。
  
  “那你的名字呢?”我问。
  
  “虽然不方便透露,但是,谭小姐可以称呼我:溯。在中文里,这是逆流而上的意思。”
  
  在中文里?
  
  “你不是中国人?”
  
  “我来自日本。”溯一手慢悠悠的晃着咖啡,望着窗外,对我笑道,“怎么?谭小姐也对日本人民抱有敌意吗?”
  
  他强调了“人民”二字。
  
  “抗日那段日子我没经历过,也不知道你的国家政府做了什么,日本政府不承认,日本人民不知真假,不知道是政府改写史书还是事实如此,中国人自持一言又能如何?我只知道一件事情,国与国的斗争,从来都不是人民的错罢了。”
  
  “谭小姐还真实深明大义。”我沉默着,就当是听不出他这言语间的嘲讽之意。
  
  “那谭小姐,可知道何为阴阳道?”
  
  我抬头看着他,微微皱了皱眉。
  
  “如果我没记错,日本的阴阳道源自于中国道家。”他想聊,那我就陪他聊好了,听不听是他的事,但是说话带不带刺,那要看我心情,反正这话题是他挑起来的,“所有理论基础,咒术依据,都源自道家,后来自成一派,称之阴阳道。”言下之意就是,你一个叛离师门自成一派的,在中国道教本土的地盘上傲什么傲?
  
  只不过……
  
  “大道三千各殊途,择其一而终之。”我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老祖宗都说了,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的“道”,阴阳道自然也是一道。道教信奉“无为”,大概也不会对这自成一派的阴阳道心存缔结。
  
  “若有人逆了阴阳常理,你觉得应该如何?”
  
  “逆阴阳常理之道,即是逆道而行,当属叛道。”
  
  离经叛道。
  
  “如何惩处?”
  
  “自有天处。”
  
  他愣了一下,笑了笑:“谭小姐的见解,还真是独到。若是天下人都与你有着同样的想法……”
  
  “那么这个世界会变得枯燥而乏味,没有一点生的感觉。”
 

【博晴】梨落

  〔看了一下关于晴明阿爸的历史,然后沉默了……
  
  晴明阿爸有夫人……而且还很宠,因为她害怕鬼神,就把所有式神封在戾桥之下……还有人说晴明阿爸娶了自己的女儿……
  
  这让我博晴党肿!么!活!
  
  所以自己编同人自我安慰,大概两三章完结〕
  
  梨落·壹
  
  落樱欲滴血,殷红染霓裳。
  
  八重樱随风扬扬洒洒飘落,落在纯白的十二单衣上,银白的长发随意的披散着,皮肤白皙温润如玉,冰蓝的狐瞳下一点泪痣,不着华裳,不施粉黛,也已倾城。
  
  难怪平安京大名鼎鼎的阴阳师大人会娶她做妻子。
  
  这样的人,还真像传闻中的一样,白的像梨花呢。
  
  可是……
  
  烦躁的武士折了第二枝八重樱:“喂!晴明去哪里了?”
  
  梨花夫人似乎只有十六七岁的模样,与晴明的模样极为相似,也难怪有传言说晴明娶了自己的女儿。
  
  只是,虽说长得像,可这脾性着实恼人。
  
  “我叫安倍……”梨花夫人静静地跪坐在原地,自从源博雅来了晴明的宅邸,她一共就说过两句话,都是在强调自己的名字,只不过源博雅一直没让她说完而已。
  
  “我知道你姓安倍。”嫁给了晴明自然要改姓为安培。
  
  就是为了这个女人,晴明才把所有的式神封在戾桥之下,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现在至少还有个能去传话唤晴明的。
  
  “既然他不在,那我就先回去了。喂!你别忘了告诉晴明我来过了。”
  
  梨花夫人豆眉微蹙,开口想说什么,急性子的武士却已经出了宅邸。
  
  “啧。”极为不满的啧了一声,梨花夫人为自己到了一杯凉茶水,似乎是觉得水温太低,二指合并立于唇前,念了句咒言,唤来一只灯笼鬼,借着它的火温水。丝毫没有在意灯笼鬼幽怨的眼神。
  
  “夫人……我是晴明大人的式神……”这么差遣别人的式神,就算晴明大人熟识也不能这么做呀!
  
  “晴明拿我当幌子,用用他的式神又如何?”梨花夫人仰视着四季不败的绚烂八重樱,问道,“他在这株八重樱上施了咒术,他很喜欢吗?”
  
  “啊?不是晴明大人喜欢,呃,不对不对,晴明大人喜欢……呃……也不对,反正就是博雅大人随口提了一句好看……然后两位大人就开始讨论咒术了……”灯笼鬼小声说着,梨花夫人随手遣它退下。
  
  晴明有朋友就是件很神奇的事了。
  
  现在又因为他一句话对八重樱下了咒术……晴明一向遵从阴阳之理,让八重樱四季不败,便违背了四季常理。
  
  真的是朋友吗?
  
  ·
  
  阴阳师回来的时候就见灯笼鬼一脸幽怨,险些以为梨花夫人浇灭了他的鬼火。
  
  “怎么?它惹着你了?”阴阳师温和的笑着,在梨花面前坐下,轻轻拍着折扇,扫了一眼案几上的茶具。
  
  “解释一下吧,京里的传言是怎么回事。”梨花夫人静静地看着晴明,问道,“我现在可很是苦恼,我到底该称呼伟大的阴阳师大人丈夫,还是……兄长?”

【妖入长安】Chapter.5虎头蛇尾

  ◆·Chapter.5虎头蛇尾
  
  次日清晨我去取东西的时候,那家店铺的门是关着的,只不过门前多了个盒子。我打开盒子看了一眼,放下另一个盒子,拿着东西走了。老爷子说,报酬这样给就可以了。
  
  但是我把东西带给老爷子的时候,老爷子神色古怪的看了我一眼,问道:“你是不是跟店家聊了几句。”
  
  “嗯。”
  
  “她说什么?”
  
  我歪了歪头,疑惑的看着他。
  
  “总结性的说一下。”
  
  “欺山莫欺水,欺人莫欺鬼。”
  
  “……”老爷子愣了,随即对我摆摆手,“你先出去,做法事你不能呆在这里,另一个小姑娘留下。”
  
  我沉默,看了一眼被老爷子点名要求留下的花逸玲,只当做没看见她眼底的得意,推门出去,顺带关上了门。般若今天放假,闹着要过来看看,我就顺带带他过来了,不过他好像不太乐意见到顾铭,不打算进病房。
  
  般若身着一身宽松的丝织白衣,七八岁的模样……怎么说?很可爱?大概吧。
  
  他嘴里含着糖,看见我出来,对我笑了笑。
  
  “你哪来的糖?”我问,我不记得来之前我给他糖了。
  
  “护士给的,嘻嘻。”他笑道,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
  
  “那女人很得意。”沉默了一会儿,他说。
  
  “嗯,我知道。”
  
  “我帮你吃了她怎么样?”
  
  “不用。”我摇头。
  
  “嘁。”他不满的撇了撇嘴,漫不经心道,“头发散了。”我这才注意到发绳松散,扯下发绳准备打理一下,身后的门突然打开,伸出一只手抓住我的手臂,硬生生把我拽了进去。
  
  “小丫头,快!拿着镜子!”老爷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关上门,看了我一眼,把鱼纹镜塞到我怀里,往我身上拍了一张符就迅速来到顾铭身侧。
  
  顾铭似乎是晕过去了,唇色依然苍白,但隐隐有了血色。反观花逸玲,低着头,踮着脚尖,透着一种阴森的感觉。
  
  「嘻嘻……」
  
  等等,踮着脚尖?
  
  我好像在哪里看到过,这好像是,被附身了?
  
  「嘻嘻……嘻……」
  
  诡异的笑声,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还有一具身体……嘻……」
  
  盯上我了?还是盯上老爷子了?
  
  我沉默着直视着她,老爷子一动也不动,紧皱着眉头盯着花逸玲。
  
  “我以为只是个小家伙,没想到这么难缠,早知道就不让你出去了,你身上那些个古董都能镇住这东西。”
  
  我身上能有什么古董?我看向老爷子,后者匆匆看了我一眼,道:“丫头,镜子那一面朝她,走过去。”
  
  「嘻……走过来会死哦……嘻……」
  
  我的脚步顿了顿,垂下眸子,想了想,还是向她走去。
  
  「别人不会死……你会哦……嘻嘻……三魂不聚七魄不全……是怎么活下来的呢……嘻嘻嘻……」
  
  笑的真渗人。
  
  我皱眉道:“很烦。”
  
  「什么?」
  
  “我说,你很烦。”我冷声道,“明明害怕我走过去,唬人很好玩吗?”
  
  「呀,聪明的小家伙……」
  
  感谢《子不语》,我只记得书中写到低等的鬼不会杀人,最多只能把人吓死,要么迷人眼,俗称鬼遮眼,要么恐吓,没什么本事的鬼不敢杀人,因为鬼差盯得紧。如果不是七月半鬼门大开,其他时间脏东西作怪都会被鬼差拘捕,如果鬼差没注意到,阴阳先生也会出手,怕麻烦的脏东西最多吓人,但不杀人。
  
  「可是你还是停下了呀……嘻……逞口舌之利……害怕的,明明是你……嘻……手心出汗了哦……」
  
  “丫头,别慌,这玩意儿伤不了人!”老爷子低声道。
  
  「他骗你哦……要是我伤不了人,他为什么不自己来呢?他利用你……嘻……」
  
  我想这鬼应该是个女的,说的话句句戳心。
  
  周围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似乎总有一股淡淡的黑气弥漫。
  
  “丫头,快!快正午了!不能让她在正午的时候作祟!”老爷子急喝道。
  
  正午?
  
  这个我知道,正午往往比午夜十二点更可怖,午夜十二点,是今天和明天的交界,阴气渐渐消退,阳气渐长。而正午时分,阳气弱,阴气渐涨,所以正午能在正午出现的鬼怪,比午夜时分的妖物更为的……棘手。
  
  「有趣的小家伙……鱼纹镜……还有人拼凑出这件东西吗?嘻嘻……小姑娘可真稀奇……有趣……可惜啊……我不能呆在这里陪你们玩了……小姑娘,我……」手腕一疼,鱼纹镜随之掉落,被一缕黑气托起,放在地上,耳边清晰的想起阴测的声音,一字一字,仿佛就像是要传入脑海一般,「记住你了。」
  
  之后我便没意识了。
  
  失去意识前,眼中最后一份影像,似乎是一抹白色。
  
  醒来的时候我是被手机提示音吵醒的,迷迷糊糊解锁,满屏的短信提示都是:
  
  [顾焱:会长!你不要我们了吗!]
  
  [简璎:会长!你不要我们了吗!]
  
  [莫语:会长!你不要我们了吗!]
  
  [白溟:会长!你不要我们了吗!]
  
  [顾焱:会长!你不要我们了吗!]
  
  ……
  
  剩下十几条短信都是这个格式,四个人循环。
  
  顾焱简璎白溟我还能理解,小语也发这个……手机一定被顾焱抢了。
  
  为了我耳朵能清净些,我选择打了个电话给顾焱。
  
  “Woc!会长,你终于接电话了,我们还以为你挂了!”
  
  “……”我沉默,淡淡道,“第一,是我给你打电话,第二,我活的好好的,第三,我怎么了?”
  
  “会长,你军训没来,班主任说你请假了,还是你弟弟帮你请的假,说你旧疾复发,命不久矣之类的,需要静养,你没事吧?”
  
  嗯……
  
  旧疾复发?命不久矣?
  
  好气啊……
  
  般若你过来,我们好好谈谈。
  
  “我没事,今天是……”我看了看日期,愣了,“开学七天了?”
  
  “对啊,军训刚结束。”顾焱笑嘻嘻的说道,“会长,你再不来学校论坛就炸了,小语发帖问有没有人知道你怎么了,然后新生逛论坛,你懂的。我还很贴心的贴了你的两张学园祭的制服照,不用夸我,我是雷锋,做好事不留名。”
  
  雷锋会气活的。
  
  我为什么会加学生会?我为什么要跟他们交朋友?
  
  沉默着挂了电话,心里莫名的想骂人。
  
  好!气!啊!

【妖入长安】Chapter.4等待

  ◆·Chapter.4等待
  
  门半掩着,想来是刚才那位出去的时候没关紧,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接推了门。
  
  屋内昏暗,只点了几根蜡烛。般若紧紧拉着我的手,手心有些汗。以前怎么没见他那么紧张?
  
  烛火不亮,我就近找了个东西挑了挑烛芯,耳边传来人下楼时发出的声音。
  
  “嗯?怎么又来了一个?”听声音是个年轻姑娘,她说完,在暗处问道,“来做什么的?”
  
  “买东西。”我回道。
  
  “买什么?”她问。
  
  “清单在这里。”我伸手把清单放在桌上,后退了两步。
  
  那人看我动作,似乎是笑了一下:“道上人。”
  
  老爷子说清单放桌上之后要往后退几步,因为店家不会让客人见到他们的模样,不想触霉头,最好还是照做。
  
  “其他都好说,就是最后几样有点麻烦,急用吗?”她问。
  
  “嗯。”
  
  “驱邪?”
  
  “大概……是吧。”我迟疑道。
  
  “不是你用?”她放下清单,我听到了倒茶的声音。桌边阴影交界的地方,慢慢推出一杯清茶。
  
  老爷子说这茶不能喝,所以我也没管它。
  
  “看来我说错了,让你来的那位才是道上人。”她笑了笑,随后收了笑意对我说,“能拿的东西你先拿走,至于其他的,明早来取。”
  
  她上楼片刻,脚步声稍稍重了些许,一个木盒子从阴影的界限中移出。她半字没提报酬,我问她不怕我不给吗。
  
  她笑了,苍白的手指点了点我的眉心。她的手很冰,冰的不像活人,没有一丝人类该有的温度。
  
  “知道欺山莫欺水吗?”她问我。
  
  我点头。
  
  “下一句呢?”
  
  “欺人莫欺心。”我回答。这句话的本意是山中有百忌,需慎言慎行。蓄水之处比高山密林更加危机重重,稍有不慎,变成水鬼的几率可远比山林遇险的几率来的大。而欺人莫欺心,则是说人心远比人可怕的多。
  
  “把下一句改成欺人莫欺鬼吧。”她移开手,道,“做我们这一行的人,行事无不与鬼神打交道。打个比方,如果你真的打算不给任何报酬的话……先前说了,我们这一行的人,都在与鬼神打交道,你若食言,鬼神的报应,在后头。”
  
  我想,她应该是笑了。
  
  ﹉
  
  “那女人说话让我感觉瘆得慌。”出了那条街,一直安静的不像话的般若突然开口。
  
  “所以,你很紧张?”
  
  “我紧张才不是因为这个,是那家铺子里,有太多……对妖来说致命的东西了。”般若脸色苍白,暗红的眸子中流转着异样的情绪。
  
  “比如?”
  
  “你注意过架子吗?”他问。
  
  我愣了愣:“有架子?”
  
  “你夜盲,当然看不见,但是我跟你不一样。那些架子上,摆满了佛像,而且都有佛光,我当然……”般若欲言又止,八九岁模样的脸上也算是有了点孩童该有的神色。
  
  “你没伤过人,佛光又能奈你何?”
  
  “反正就是不舒服。”般若低声道,“还有,我饿了。”
  
  “回去就帮你烧宵夜。”我漫不经心的说道,想了想冰箱里还剩下什么食材。至于顾铭我是不担心的,花逸玲会把他照顾的很好,也不需要我去探望,免得被花逸玲记恨,这么好的献殷勤的机会,她应该不会放弃,反倒是让我省心很多。
  
  “我不是这个意思。”般若顿了顿,似乎是在措辞,片刻后又道,“你是不是忘了这几天是月初?”
  
  我沉默。
  
  “我忍了两天了,你再不回来我就真的得出去害人了,所以,懂我意思了吗?”般若拽了拽我的衣袖,看着我道。
  
  “……嗯。”
  
  ﹉
  
  般若小心翼翼的打量了我一眼,确定我神色没有异常,才开始喝碗里的东西,我起身走到自己的卧室,移开捂着手腕的纱布,虽然般若施了个小咒术暂时止血,但腕间还是有少量渗血的迹象。
  
  “你伤口渗血不是我失误,是你自己身体凝血功能不好。”般若也不知何时走到我身边,拿起一卷纱布示意我伸出手。
  
  “说实话,我还真不知道你一个身体素质这么差的人是怎么活到现在的。”般若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角的红渍,抱怨道,“临场雨你估计都能发烧躺个十天半个月的。”
  
  我静静地看着他,包扎完,道:“去睡觉。”
  
  “不要。”
  
  “听话。”我微微皱眉。
  
  “我要跟你一起睡。”
  
  “……”
  
  “今天晚上会下雨。”般若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拽着我的袖子道,“我怕打雷。”
  
  “……”
  
  “别那副表情,每只妖都怕打雷。”般若也知道这一套骗不了我,耸耸肩道。
  
  “变回去。”我道。
  
  “我不。”
  
  “要么变回去,要么回房睡。”我让步。
  
  “我不。”
  
  “……”
  
  就这样僵持了三分钟,我把那只纯白的狐狸扔上床,去隔壁房间换了睡衣。
  
  回到自己的卧室,那只纯白的狐狸瞪着一双暗红色的眸子看着我:“喂!下次别扔成不成?”
  
  “……我的床很软。”我淡淡道,在床上躺下,盖上被子,准备睡觉。
  
  正巧手机铃声响了,般若想说什么也只能硬生生的咽下,往被窝里钻。
  
  我接了电话,没来的急看来电显示:“喂?”
  
  “是我,顾铭。”电话那头传来略带虚弱的声音。
  
  “有事吗?”
  
  电话那头静了静,道:“老先生让我问你……”
  
  “其他东西都拿到了,除了最后三样,店家让我明早去取。”我没等他说完,直接回答。
  
  “我知道了。”
  
  “还有什么事吗?”我问。
  
  “最近几天,累吗?”顾铭低声道,“抱歉。”
  
  “没关系。”我淡淡道,“花逸玲在你旁边吧?”
  
  “是的,你别多想,我们只是朋友而已。”顾铭应下,想了想又解释道。
  
  “我知道。”我点头,意识到他看不见之后又补了一句。
  
  “很晚了,你早点休息吧,明天我就把那些东西带去。”我看了看时间,说。
  
  “嗯,好,你挂电话吧。”
  
  “嗯。”
  
  小腹边上有些痒,大概是般若蹭过来,踩着小腹从被窝里钻出来,趴在我身上。
  
  “话题够干的。”他评价。
  
  “嗯,我知道。”
  
  “迟早要分。”
  
  “哦。”
  
  “……”
  
  “?”
  
  “没心没肺。”他还是这么说。

【妖入长安】Chapter.3谈话

  ◆·Chapter.3谈话
  
  当顾铭知道子秋石是要磨成粉吃下去的时候,脸色更白了。
  
  简璎耸耸肩表示不想跟我一起去,花逸玲就更不用说了。我老爷子说那里晚上七八点左右才会开门,买不买东西全凭店主心情,还有两天时间,碰碰运气。
  
  我看时间还早,就先去了Z市的小学,站在门口看了看时间,大约下午四点左右,校门开了。那个成熟婉约的教师看了我一眼,眼底闪过几分诧异,蹲下身跟身边的那个孩子说到:“那是你姐姐吗?她来接你了。”
  
  闻言,那男孩神色一亮,看向我,对着女教师笑道:“嗯,老师,我先走了。”
  
  “去吧。”
  
  他小跑到我身边,低声问道:“你昨天没来。”
  
  “抱歉,有事。简璎没来接你吗?”我问。
  
  “来了,我不想跟她走。”那男孩名叫般若,佛教的读音应该是bore,但作为名字太过奇怪了些,所以我们都叫他banruo。
  
  “为什么?”
  
  “反正你身边的那些人我都不喜欢。”般若赌气似的踢了踢路边的石子,我笑道:“为什么?”
  
  “他们都骗你。”他说。
  
  我笑:“不在意就好了。”
  
  “喂!我说,其实你每天来接我,是怕我去害人对吧?我每天都有乖乖写作业,不是待在家里就是在学校,你别把昨天晚上死人的事情怀疑到我头上。”般若小声嘀咕,郑重其事的看着我,他的眸子看起来是黑色,但仔细看会发现,是血色浓的成了黑色,就像是干涸的血迹,天生的竖瞳,古怪的眸色,以及太过出众的容貌,和不符年龄的老成心性,都会让人觉得会跟“妖怪”二字挂钩。
  
  事出反常必有妖,般若是妖。
  
  这小家伙的容貌漂亮的确实有些太过了,而且身上带着古怪的气息,所以第一眼我就知道他是妖。我不是无神论者,也不是迷信的人,但我相信他们存在,相信和迷信,不是一个概念。
  
  “昨晚?有什么事?”我问。
  
  “你不在我不会用电脑,我是听办公室里的老师说的。好像是在什么地方发现了一具男尸,据说,死相很惨哦,嘻嘻。”也只有他会在这种话题上笑出声来。
  
  “所以呢?”
  
  “所以,你要小心点。”般若牵着我的手,手指用了些力气,认真的跟我说,“我前几天回家的时候碰见一只魅妖,想把我带走然后……咳,这段你就不用知道了,不过我放出妖气的时候它被我吓跑了。”
  
  “你想说什么?”我看了看时间,回去之后帮般若做完晚饭就差不多可以出发去买东西了。
  
  “魅妖通过阴阳交合获取精元达到修行的目的,要是真的混进人世,不想惹事的最多做个牛郎清吟小班之类的。但要是魅妖贪嘴,保不准会吃上一两个人。”吃了一个就会有第二个,因为妖性贪,吃了人妖力大涨,这种暴利常到一次甜头就会上瘾。这句话不用般若说我也知道。般若突然不说了,我侧头看他,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认命了买了两个香草冰激凌。
  
  般若心满意足的舔了舔冰激凌,继续说道:“魅妖对谁下手都是看脸的,看得上的不管男女都能下手。听说昨晚那个长得不错。你虽然长得比不上妖怪,但是最好小心一点,天知道那只魅妖什么眼光。”
  
  般若吃完冰激凌,看了看甜筒,又看了看我手上还没吃的冰激凌:“换一个,换一个。”
  
  我沉默片刻,把手上那个给他,接过他手上的甜筒咬了一口,默默问道:“你早上刷牙了吗?”
  
  “……废话。”
  
  “晚上想吃什么?”
  
  “冰激凌。”
  
  “死心。”
  
  “那……吃鱼?”
  
  “嗯。”
  
  ﹉
  
  路上经过菜场,买了两条新鲜的鱼再加上一些食材,就回家了。
  
  般若很听话的在房间里写作业,我去厨房看了看,冰箱里几乎什么也没少,想来那小家伙昨天应该是拿着零用钱在外面解决了,他一两次吃些不营养的东西我也不管他,反正只要没吃人就好。
  
  做完晚饭等般若吃完洗盘子,大概六点左右了。我准备出门,般若嚷嚷着要一起去。
  
  “作业写完了?”
  
  “嗯。”
  
  “背书呢?”
  
  “我只要用点小法术就可以蒙混过关了。”
  
  “……”
  
  “我回来背给你听就是了……”
  
  “乖。”摸了摸他的头发,我拿着清单带着小家伙一起出了门。
  
  般若说要看我手上的清单,我就给他了,小家伙一路吐槽:“人类做法怎么这么麻烦?”
  
  “我们不是你,天生就能跟自然沟通。”我淡淡道。
  
  “人类不能跟自然沟通是因为人类的自以为是,自以为自己是万物之灵,自以为女娲造人所以自己就是是神的子嗣。算了,不跟你说这些了,喂,你真的喜欢那个顾铭吗?”走到那条街,般若停下脚步问我。
  
  我看了看眼前漆黑一片的街道,注意到了不远处的殡仪馆,确定了没走错地方。听见般若这么问,回道:“问这个做什么?”
  
  “你不在意他,我想应该是不在意的,除非你做什么事都是一副不在意的样的。那个花里花哨的女人看上你男人了你也不在意,就真不怕被那女人抢走了?”般若嘟囔道。
  
  花里花哨的女人大概指的就是花逸玲。
  
  我淡淡的说道:“顾铭要是真的喜欢我就不会被抢走。至于我,在不在意喜不喜欢又有什么区别?谈恋爱之后订婚,订婚之后结婚,发生关系,然后生子,女人都要走过这一条线。总有人会在婚姻当中提前一步离去或是变心,既然如此,如果不想最后太过伤心,还是现在什么都不在意的好。”
  
  “意思就是,你只要找个男人把这些事情都完成了就好,但是你不在乎那个男人是谁,是怎么样的对吧?”般若愣了愣,问。
  
  我点头:“可以这么理解。”
  
  “……”般若大概是不想说什么了,低声道,“没心没肺。”
  
  我不管他,走到殡仪馆旁边的铺子。身着黑色风衣的男子从我身边擦肩而过,他淡淡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是笑了一下,但不是什么善意的笑,我想大概是戏谑。
  
  也许是刚才的话被听见了。